人氣小說 古穿今:我靠玄學嫁給孤寡顧少轟動娛樂圈笔趣-第八十一章:鬧了個烏龍閲讀

古穿今:我靠玄學嫁給孤寡顧少轟動娛樂圈
小說推薦古穿今:我靠玄學嫁給孤寡顧少轟動娛樂圈古穿今:我靠玄学嫁给孤寡顾少轰动娱乐圈
夜色渐渐深沉,四周的树木在不甚明亮的月光下,犹如一个个张牙舞爪择人而噬的兽。
偶尔有那么一两只的乌鸦“呱呱”叫着,扇动着翅膀飞向远处。
废弃大楼的大厅里,六人男女分开,各自待在帐篷里休息。
虽说是在休息,但白天发生了那么多事,无不是放缓呼吸,绷紧了神经,但凡是周围有一点点风吹草动都神经质的四处张望。
刘思瞪大了眼睛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
她……总觉得背后有人在盯着她……
这种感觉……
刘思咽了咽口水,深吸一口气,猛地一回头,瞪着眼睛看向身后——
宾克与罗莎
身后是林予安睡得很是安稳的睡颜。
刘思放下心,磨着眼死死盯着林予安。
哼,有什么了不起?不就是会抓鬼吗?不就是长得好看了点吗?不就是年轻了点吗?不就是背后有金主吗?
有什么了不起的!她只要有机会,不一定会比她逊色!
下一瞬刘思的瞳孔凝住了,清晰的感觉到后腰处似乎……有东西在戳!?
什、什么东西!?
刘思屏住呼吸,一点一点往林予安那边挪:“……喂!你、醒醒!”
林予安眉头一皱,睫毛颤动两下,刘思眼前一亮,正想张嘴说点什么,下一刻她脸上的表情僵住了。
林予安拉起被子盖过脑袋,翻了一个身。
刘思气,顾不得别的,张嘴就喊:“有鬼啊——!”
话音刚落,隔壁的男士打开了手电筒,一边往这边走,一边问道:“刘思你怎么样?林予安呢?”
睡在刘思右边的秦丽也打开的手电筒,紧张的四处张望:“……哪里…予安呢?”
刘思双手环膝将自己缩成一团,语无伦次的哭诉:“刚刚…睡得好好的,有东西戳我…”
瑞根 小说
黑暗血时代 小说
外面的周宇等人紧紧的挨在一起,小心翼翼的看向四周,只觉得四周黑的可怕,黑暗中仿佛随时都会东西跳出来——
此时夜已经很深了,直播弹幕上零星飘着几条弹幕。
【刚眯了一下,有没有老铁看到刚刚到底是什么东西?】
【太黑了,看不到】
【楼上两位赶紧睡吧,狗命要紧】
【看了怕的睡不着,然后继续看,别问,问就是作死!】
一直都没听到林予安的声音,宴浅有些担心,“予安呢?”
周宇:“方便进来吗?”
帐篷里面响起秦丽不太好意思的声音,“我…”
“你是不是也遇到了?”刘思抬起看向秦丽,眼里居然带着隐匿的期盼。
这种东西又不可能就认准她一个人!秦丽肯定也遇到了!
秦丽更加不好意思了,断断续续道:“我…我想去洗水间,有点害怕,想叫你跟我一起…来着。”
刘思的愣住了,脸上眼流鼻涕混成一片,看着有些惨不忍睹。
秦丽有些愧疚:“我不是故意的,只是想着大晚上的,大家都睡了,吵着别人不太好,所以才…”才用这种方式叫人…
搞清楚了这夜半惊魂就是个乌龙,外面的周宇等人一阵无语,“没事那我们就回去了。”
“你有病啊!大晚上的你怕你就叫我!我就不怕吗!”刘思又气又恼,对着秦丽破口大骂。
秦丽本就是个温和内敛的性子,面对刘思的指责连连道歉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吓到你了,抱歉…”
“道歉有用吗?我刚刚都快吓死了!”
“对不起…”
“你看看你这惹人烦的样子!难怪你被女团淘汰!”
秦丽之前是爆火全国的女团成员,由于她自身的性子原因,没有活泼俏丽的成员受欢迎,在一轮又一轮的人气比拼中,很快就被淘汰下来。
偏偏这种公司一签合同就是五年十年,即便是被淘汰下来,公司依然会想方设法的榨干艺人身上的最后一滴血,所以秦丽出现在这里。
黑暗中,秦丽不再言语,低着头看不清神情。
刘思还觉得不够,“长得也就这样……”
“吵死了!”林予安拉下被子,打断了刘思没完没了的指责贬低:“你不睡就滚出去!”
“你!”刘思瞪着林予安,“我不睡你也别想睡!我就闹!你能把我怎么样!?”
林予安冷冷的看着她,一言不发。
两人之间,刘思坐着,林予安躺着,偏偏林予安就这么一个轻飘飘的眼神就让刘思一阵心虚气短
刘思的眼珠乱转,不敢直视林予安的眼眸,虚张声势的叫嚣:“看什么看?!”
林予安轻笑一声,刘思的头皮一阵发麻。
“笑……”什么笑!
刘思还想叫,但后面几个字却是怎么都吐不出来了。
刘思惊恐捂住喉咙想要尖叫,然而喉咙里却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。
黑暗中林予安的语调一如既往地散漫。
她说:”我有的是方法让你闭嘴。”
这次刘思怕了。
之前她以为她的手段只能对付鬼,她即便是跟她闹了又如何?她能把她如何?
可没想到……
这林予安到底是个什么人!
秦丽也傻眼了,这种让人瞬间闭嘴的法子只在武侠剧里见过,没想到有一天会发生在眼前。
零星的弹幕再次活跃起来。
【曹,6啊,这波不服不行,超神了啊】
【刘思:万万没想到】
【秦丽:刷新了我的认知】
全能抽獎系統
【安安好6,我好爱啊啊啊啊】
楚医生也要谈恋爱
林予安侧着身子从自己的背包里摸出一张黄符,递给了秦丽,“带着,它们不敢近身。”
【我也好想要安安的符】
【我也】
【秦丽好幸福,居然让安安主动送符】
秦丽怔了一瞬,连忙接过,“谢谢…”
林予安:“不谢,一万,微信支付宝都可以,现金不收。”
秦丽:“……好的。”
【……】
【不是吧?一张符而已一万?林予安穷疯了?】
【买!我买!这东西关键时候能救命,你要觉得你的命不值一万我也没办法(狗头)】
【上链接!刷起来!】
【给我上!我给我爸妈爷奶妹妹兄弟通通安排一张】
秦丽拿着黄符出去上洗手间,林予安躺回床上,闭上了眼睛。
独独一个刘思傻坐在那里,心里思绪万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