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华都市小說 醫武鉅商 線上看-第294章:劉爽熱推

醫武鉅商
小說推薦醫武鉅商医武巨商
“张笑,你也虚荣啊,我觉得没必要,你天天呆在学校里,要车干嘛?难不成,就是为了威风一下?”张文武他们来了,礼貌的站了起来的女孩微笑说。
偶像大师 lively flowers
“对啊,这位同学说的对,你就是虚荣…笑,她是你同学吗?”有人帮忙解围,张文武大喜,连忙对那女孩伸手说,“您好,我是张笑的哥,张文武,同学贵姓名?”
“刘爽。”那女孩笑着和张文武握了一下手说。
“刘爽同学,请坐,请坐,叫吃的了吗?赶紧叫,最好的就叫,我请客……。”张文武乘机甩开张笑的手。
唉,这个妹妹,怎么总是像长不大一样,都读大学了,怎么还像小时候一样呢,男女授授不亲啊。
“你拉倒吧,爽爽家有的是钱,什么东西没吃过,用你献殷勤。”张笑拉着刘爽坐下,掐了一下她的腰说,“死丫头,不帮我也就罢了,居然敢手肘向外拐……。”
“呵呵,那是你哥,我向你拐还是向他拐还不都是一家么?”刘爽压着声音说,“再说,你天天在学校,要车干嘛啊?就是为了和那些暴发户攀比?”
“你不懂,我不是攀比,我是要把我哥的钱花掉,你不知道,我不花掉的话,他会把钱给别人花的,他就是一败家仔,知不知道他每年给那些根本不认识的人花多少钱,唉,说到这事气死我了。你看看,我天天省吃俭用,他天天倒米,属鸡的。”张笑小声骂道。
“属鸡的?”刘爽愕然,怎么突然扯到生肖上了。
“鸡是怎样扒东西的?都往外扒啊。”张笑用两手成爪状示意说道。
“咯咯…笑…你也太能逗人笑了。”刘爽突然大笑说。
“两位美女,你们到底要不要吃?就算你们不要吃,也该帮我们叫东西啊,这里都有些啥玩儿吃?”吴欢畅说。
优质毛绒 优质兽人掉落记
来自地狱的男人
宅门御姐翻身记
“欢少,这里就一潮式大排档,你想吃舍去前面看着点,别烦我们好吗?我的车都没了……。”张笑挥手把吴欢畅打发走。
熊猫好贱
众人正在嬉笑寒暄,刘爽小包包里传出了手机的响声。
“好啊,刘爽,你不是说没有手机吗?你也装的太像了吧。”张笑掐着刘爽说。
刘爽俏脸上红了一下,笑说:“唉,我总觉得,一个学生带个手机没啥用,但家里又非逼我带着,所以就……。”
“嗯,虽然,大学生和高中生初中生不同,算是成年人了,有手机也没什么问题。但毕竟学生并不需要什么社交活动,带个手机没啥意义,我认同刘爽同学的观点。”张文武点头说。
怎么说呢二千零一年的时候,手机或许很多人都买得起了,但话费真的不是那么多人能消费的。所以张文武认为,学生带手机真的不好,但他觉得张在除外,因为他必须要随时都能和张笑联系上。
“哼,你意思是我不应该有手机了…爽爽…你怎么了?你别哭啊…啥事快说…怎么了?”张笑忽然发现接完电话后,刘爽两眼通红,豆大的泪水无声的滴落,不由得急了。
“刘爽同学,遇到什么事了?说出来,看看我们能不能帮你……。”张文武看出刘爽很伤心难过,又有点茫然,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。
“我…我爷爷…我爷爷可能…可能不行了…..。”刘爽哽咽说。
“你爷爷不出了?他是意外还是生病?”张文武皱了一下眉头说。
“爽,你不是说你爷爷在中医院留医吗?怎么突然不行了?中医院的医资还可以的呀。”张笑插嘴说。
“我不知道…不知道…刚刚我妈打的电话说医院下了病危通知…我要去医院,爷爷最疼我了,他最后的日子我要陪着他。”刘爽拿起小包包就往外冲。
张文武一手把她抓住说:“我有车,我和你过去看看。”
“对,刘爽你别急,我哥是医生,他的医术可厉害了,哥,快去,快去。”张笑推着张文武往外走。
“行行,我去。欢少,二狗哥,你们看到张笑,吃完了送她回校。”张文武一边吩咐吴欢畅和二狗子,一边拉着刘爽上了车。
其实,他不喜欢多事,一来医不自荐。二来跑到医院治病,这是打医院的脸,绝对是忌讳的事。三来,这样子出诊不好意思收钱啊。
他是有原则的,该死的不治,出诊必须收费。但是现在…唉,张笑这妹子,真是烦人,干嘛要揽这样的活啊。
“我不认识这里的里,你说路怎样走。”启动车子后张文武说。
“这里出去左拐出滨海大道,直走,然后滨河大道转华强南路……。”刘爽说。
“好,你坐好……。”张文武开车绝对是猛,车好车技好,转到滨海大道后,真是见车超车,有线并线,车速吓人得很。
“慢点…慢点…超速行使会危险的……。”刘爽被吓的花容失色。
“放心,这么大的路,安全得很。”张文武觉得这个车速很正常,一般般。
十来公里的路程,以张文武这样的车速片刻便到,但让他生气的是,进入医院的停车场花的时间竟然差不多花路上跑那么长时间。
“真是郁闷这地方,如果是救护车,可能就因为在这门口堵住把人命给耽搁了,什么管理……。”下车后,张文武发牢骚说。
“人家有专用的急救通道,救护车耽搁不了,要是谁堵了急救通道,那是要坐牢的。”刘爽小声说。
“哦,这还差不多…诶,你爷爷在哪楼你知道吗?”张文武说。
“我知道…谢谢您小武哥,要不,你回去陪张笑吧,我自己上去可以了。”刘爽说。
“你忘了张笑是给我的任务?哦,你不相信我懂医术?我虽然是个保安,但我对中医是有点儿研究的,带我去看看吧,或许,能给医生们出点主意呢。”他从来不拂张笑的意,张笑让他来帮忙看看,他就得看看。
“好吧,麻烦您了。”刘爽走的挺快,简直在跑,一边走一边喘粗气说。
“你慢点…不差这么一分几秒…还有,告诉你一个跑步的技巧,不然喘死你。舌抵上颚,从开始就控制呼吸速度,匀速前进……。”张文武跟在后面说。
也知道刘爽有没有听进去,她在低头在前面跑,张文武叨叨说着话,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。